鱼水恩深

一个破玩手机的。杂食。大概是个写手。不吃bg。

好的果然又没有梗可以写了。
_(:з」∠)_
好的没错又是点梗。
基本什么cp都OK的。
不过最好是农药或者d5的?
然后不吃bg。
产粮龟速难以下咽,不过…_(:з」∠)_。救救孩子。
只要说了我就会写的!说几个写几个!
_(:з」∠)_

【杰佣】ココロ

上面的是文名也是歌名。
是拖了很久的点梗!。流下了拖延症的泪水。
@华晓已经是个老年人了
大量私设。ooc预警。
大概是刀?

大概没有人想得到,也许刚刚才寒暄过的年轻科学家,那个被业界内赞誉为很有绅士品格的高挑男性,私人爱好竟是将人开膛破肚,并将它称之为美妙绝伦的艺术。
哦,他是个称职的开膛手。

众人赞美他的杰作——一个名为奈布·萨贝达的机器人,可它的资料却少的可怜,仅仅有它的创造者寥寥几字的介绍:“奈布·萨贝达,佣兵,来自廓尔喀。”
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大肆赞扬他的奈布,他们交口称赞这位佣兵的作工是多么的精细,乃至身体中的五脏六腑都完美仿制。
它是个奇迹。
尽管这个奇迹的灵感来自于第五墓园里长眠的英魂以及不知多少具暴露着被剖开的脏腑的尸骸。

后来。
后来杰克便江郎才尽般的销声匿迹,终日将自己深埋于他的故居。百年之后他去世的消息也仅在报纸缝隙中占据了方寸之地,如同他狭窄的长眠之地。
再后来?再后来奇迹的机器人发现了一个盒子,在他创造者故居的角落,盒底压着份详细的说明,漂亮的花体字当然是某个绅士的手笔。
名为【心】的程序。
它的创造者穷极一生的真正杰作。
毫无疑问,这是科学家对于它的唯一心愿,也是杰克留给他的最后一件礼物。
它从不违背他的意愿,于是它植入了他的心。

这太沉重了。
它的身体在迅速老化,能源如退潮般枯竭。

这太沉重了。
他从前短暂人生的二十几年回忆涌入身体,带着浓烈的喜悦与哀伤。

这太沉重了。
他想起了他的先生,他的爱人,同时也是他的创造者。记忆中,他喘息着伏在他怀里,爱情交织绻缒成情欲,高瘦的男人亲吻他的伤痕,温柔的让人沉沦。

这太沉重了。
他还想起自己曾捂着腹部恐怖的伤口,血肉模糊的手拾起半截内脏塞回身体,笑着嘱托面前难得一脸惊愕慌乱的英国绅士好好活着,最终重重倒下,荡起一片飞灰。

这并不沉重。
他失去了一切,却又拾回一切。寄宿的【心】告诉他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寄予了杰克全部感情的【心】,带来哀愁与苦闷,带来欢愉与快乐——他好好活着了,孤独的好好活着。能源消耗殆尽的预警轰鸣着,他的身体已经不能移动。他又将长眠,但这次心甘情愿。

谢谢。

这的确是个奇迹。
机器人获得了【心】。
可是奇迹只有一瞬间。
【心】对他来说太大了。
无法承受的重量。
机器人开始,不再动弹。
然而,他的脸上还是带着微笑。
他看上去像一个天使。

谢谢。


================================

首先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拙词见笑。
是很好听的歌!也很有味道。但是笔力不够写不出它的感觉来还很短小。真是觉得自己非常笨拙啊。哭哭。
最后一段引自原歌,做了一丢丢的更改。然而不会在文里放链接有点慌。
最后这里看的懵的话我就解释一下,是在感谢杰克好好的活着了,也感谢杰克穷极一生赋予他新的生命和【心】。
然后做了一些人称的变化。“它”代表的是没有植入【心】的机器人,后来变成了“他”则表示重新获得感情与记忆的小奈布。
在学校摸的手稿真是质量低下呜呜呜。
总之。谢谢看我文的各位。。

我…我是凉了吗…
没有梗于是懒得写的老年人…。

【杰佣】起名好难啊我才不要起名④


萌新【雾】杰克x人皇佣兵
借梗_(:з」∠)_
是糖————
大概这发完结。

20.

今天的杰克在狂欢里见到奈布了嘛?

没有。

杰克今天仍旧委屈吧啦的被传出狂欢,回到主屋抬脚跨进门槛,无意间低头发现了曾经在自己眼前晃了很久的某件披风。

哦,是他的小奈布。

?!谁?

“嗨,杰克。”他的小奈布友好的向他打了招呼。

他说。“我回来了。”

21.

面对轰然开启的庄园大门,和门后笑容一如既往的庄园主,奈布愣了一会儿。

他终于还是回来了。

22.

他回来了。

杰克高兴的都不像个杰克了。

其实也没什么。

只是兴奋之下一不小心和裘克打了一架,拆了厂长的园丁布偶,把鹿头的角挂在树上而已。

23.

艾米丽小姐的厨艺又有进步了。

杰克呆滞的挪动着手里的刀叉,掀起半边面具完全不像个正经绅士似的进餐,目光落在餐桌对面某件披风的主人身上,半天挪不开眼睛。

老天。小奈布长得越来越好看了。杰克的叉子戳在了盘子上,咣当一声。可爱,想日。

佣兵莫名后背一凉。

24.

杰克显然不知道他的小奈布会在饭后敲响他的门,一脸欲言又止。

“啊杰克,我可以进去吗?”

他的小奈布显得有点紧张。

“当然可以,小甜…小奈布。”

于是他的小奈布进了他的房间,紧张兮兮的关上门,盯着他看了半天,抬手把他的面具一把扯下扔在地上。

面具:_(:з」∠)_

25.

哦上帝他可算没有毁容。奈布盯着他惦记了一整天的,现下暴露于面具之下的熟悉面孔,松了一口气。

26.

“那个…如果我说,杰克,我的意思是…um。”

他的小奈布开口了,语无伦次显得极其仓促,手无意识的紧攥着什么东西,支支吾吾半晌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往他手里一塞。

“oh shit,如果,如果你拒绝…,我是说…。这可真是丢脸,杰克。”佣兵先生无措的垂着头,极懊恼的踢踏着脚下的靴子。

杰克当然不会拒绝他的小奈布,这种事谁会拒绝,毕竟他的手里,对没错,毕竟他的手里还握着一个不管从什么方面看起来都是戒指的东西。

“那么作为回礼,小甜心,”杰克打断了他的话。“这个送给你。”

他递上了一个看起来尘封了很久的盒子,打开来,是一支手杖。

27.

“我单知道没有佣兵的杰克是很讨厌的,”裘克颓废的挪动着,试图离某个正冒着小花的绅士远一点。“没想到有了佣兵的杰克更讨厌。”

28.

后来?

后来杰克还是牵着气球。

公主抱?

哦亲爱的首先你要是个佣兵。

29.

老天,他为什么要脑子一抽去和杰克表白。

“啊啊啊别那么叫我,老变态——!”

奈布翻过一扇窗,焦躁的大吼。

鬼知道为什么以前不管怎么看怎么乖巧的幼杰会长成这么一个狗逼。精力好到变态,同时热衷于奇怪的称呼。

救命——。

——————END——————

是真的END啦。
感谢看了我乱七八糟逻辑清奇的文以后还没有破口大骂的各位。
_(:з」∠)_um杰佣我想开辆车有人看么。短小辣鸡的那种。
以后大概还会产粮。大概各种乱七八糟邪教啥的都会有吧。
真的。谢谢各位。

【杰佣】起名好难啊我才不要起名③

萌新【雾】杰克x人皇佣兵
借梗_(:з」∠)_
一丢丢刀子——。
请务必耐心往下翻喔——。



14.

他走了。

或许在深夜,或许在凌晨。

悄无声息的。

高挑的英国绅士攥紧了手中的玫瑰手杖,力道之大几乎将它折断,许久不见的泪水即将决堤——。

他不会回来了。

哦老天,那是当然的,毕竟这是这么个鬼地方,他离开这儿也好。可是,可是…。

好吧。

他不会回来了。

15.

据某个小丑伏桌狂笑时无意透露,那个倒霉催的劳什子绅士在红教堂站了一天,期间不停看起来特别暴躁的进入雾隐,又看起来很暴躁的翻窗解除雾隐,后来对着玫瑰手杖发呆,最后将它放进口袋。

天知道庄园里的女士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有多绝望。

我们的公主抱——。

咳。

16.

奈布离开了庄园。

在那个深夜。

他对着轰然开启的逃生门愣了一会。

庄园主站在一旁,假模假样笑着递上了丰厚的奖金,和一封邀请函。

“那么欢迎您下次光临,奈布先生。”

他抬起头,接过沉重的箱子,盯着邀请函好半天,最后将它一并接过。

“谢谢您,不过我不会回来了。”

他的心疼的难受,未名的哀愁扯住他的双腿。可他还是迈开了步子。

他不会回来了。

17.

后来?

后来奈布没有回来,杰克也重新牵起了气球。

钢铁护腕被搁置在玻璃柜里,玫瑰手杖躺在匣中生尘。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这件事。

哈。毕竟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HAPPY END。

——————END——————











hhhhhhhhh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18.

他有点想那个英国小崽…um…好像他也不算小崽子了。

啊好吧上帝我想他。

对没错天地良心,他想他想的寝食不安无可救药。

一向坚强的佣兵先生轻易的被该死的思念打倒。

可是他完全不想爬起来。

救命——。

奈布闲闲的抓起那封邀请函举到眼前。

哦老天他从来没有如此感谢过那个阴阳怪气的庄园主。

“我不会回来了。”

佣兵先生想起自己大概几年前信誓旦旦的高谈阔论,沉默了。

算了吧我还是不回去了我不要面子的啊——。

19.

去他妈的,我要回去。

hhhhh说好就一丢丢刀子的。
拖更以后的日常短小_(:з」∠)_。
我要考试了别打我呜呜呜。
怎么在文里放链接我不会啊有人教我么呜呜呜。

考试要命…。
它是恶魔嘛…。
救我…我要产粮…。

呜。求求你们玩玩奈布吧。不会玩多试试就好了。呜呜呜。

乔奈:

这次故事比较长   所以更新拖的有点久  一个关于劳动节活动的故事  真第五幼儿园   喜欢的请点小心心!有想看的梗请留言 ! 爱你们!

【杰佣】起名好难啊我才不要起名。②


萌新杰克x人皇佣兵
借梗_(:з」∠)_
短小且ooc
开火箭似的进度嗯。

8.

艾米丽小姐做的饭真好吃。

杰克呆滞的听着蜘蛛小姐给他念叨游戏规则,掀起半边面具绅士般慢条斯理的进餐,目光落在坐在餐桌对面那件披风的主人身上,半天没挪开。

这位佣兵先生长得真好看啊。杰克盯着佣兵从兜帽下露出来的,那双蔚蓝色的眼睛。

奈布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

9.

杰克显然不知道这位特别好看的佣兵先生会住在他隔壁,甚至还在饭后敲响了他的门,笑容极其灿烂的教他怎么点人格带技能。

如果去掉他眼神中的父爱就好了。

“那么,杰克先生,您以后可以找我练习。”

佣兵收起地图起身,揉了把杰克的软毛,笑容愈发灿烂。

哦老天,他真好看。杰克亲昵的蹭了蹭佣兵的手。

10.

后来他们在游戏中经常遇到,佣兵总是轻易地甩掉杰克,这时杰克总会委屈吧啦的站在原地,掀起面具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奈布就会像第一次那样故意从杰克面前路过,等着杰克磕磕绊绊的追上来。等到游戏结束传送回主屋之后奈布也总会跟杰克说两句技巧。

庄园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

少年的身体随着人格的升高而渐渐抽条长高,未名的情思也随着时间生根发芽。

杰克炙热的眼神总是在背后注视着佣兵,而他回过头来,英国绅士的笑容还是那么谦逊和善,似乎从未变过。

11.

他爱上了那位佣兵。

可佣兵的笑容似乎对每个人都是那么灿烂,又是那么的一视同仁。

对他没有半点不同。

比起佣兵也喜欢他这个微小的可能性来说,甚至说奈布先生和那位玛尔塔小姐在一起的可能性都要更大一些。

他沉溺于美妙的爱情之中,看不到希望。

12.

佣兵最近陷入不知名的困惑里,他的心跳无法控制。

明明在游戏外,可当他看见那位带着面具的绅士时,心跳总是控制不住的疯狂鼓动,就像游戏中监管者出现在身后时那样。

他将它归咎于庄园主的失误,刻意忽略怪异的心跳如雷,揉了揉站在他身旁杰克的发顶。

啧。真是奇怪。

13.

佣兵翻过一扇窗,剧烈喘息着按着墙壁弹开,却猝不及防撞上某人的胸膛。

“呼…杰克。你的隐身越来越熟练了嘛。”

奈布索性瘫坐在地上,倚着墙壁抬头望着逐渐显现出身影的高大男人。

面前的男人没有说话,沉默着掀开面具,露出奈布再熟悉不过的俊秀面容,欲言又止的张口——被打断了。

“我要离开了,杰克。”佣兵捂着自己的伤口,笑容灿烂。“可能不会回来了。”


ummmm。
个人理解的奈布是那种阳光的大男孩,很皮很可爱那种。佣兵这个职业并不代表着奈布。它只会让奈布的性格变得更加坚强不屈不畏死亡这样的。啊大概是因为我脑回路清奇。
然后这里解释一下奈布离开庄园。私设了经历过一定数量的游戏之后就可以离开庄园,当然也可以回到庄园甚至选择不离开庄园。貌似剧透了?。啊大概发一丢丢刀子。
没有幼杰了真是难过哭哭。_(:з」∠)_。
还想写幼杰呜呜呜呜。

_(:з」∠)_

我…我又码了一段杰佣。
文风有点跑偏…。
_(:з」∠)_

可能要小小的虐一波。
真的超小基本看不出来是虐的。
趴。
没有幼杰了哭哭。

【杰佣】起名好难啊我才不要起名。①

萌新杰克x人皇佣兵
借梗_(:з」∠)_
咋整啊我写的好难看。
花式ooc别咬我。
私设年龄(或者等级?)与外貌呈正比还有游戏之外监管者和求生者都住在一块儿大概是个主屋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杰克新开的并不知道这样的。

1.

杰克是个监管者。

穿一身不合适的西服,生涩的挥舞着利爪的,委屈吧啦的操着软软的小奶音努力成为绅士的那种。

2.

可是杰克今天还是被溜到懵逼。

陌生的求生者溜着【划掉】带着他穿过整个庄园,就在刚刚——

他不见了。

杰克茫茫然的转了两圈,意料之中的没有看见那件绿色披风,随即是猝不及防的刺耳警报。

门开了。

杰克:???

3.

奈布是个佣兵。

他极度厌恶求生者这个称呼。它听起来像是无能的只会跪地求饶抑或惊慌乱窜的弱者,这总让他想起战场上无法保住队友生命的无力。

4.

庄园的天还是这么阴沉沉的。佣兵翻过无敌点的又一扇窗,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茫然停下,颇安适的抬头看了眼曚曚昽昽的太阳,如是想。

陌生的年幼监管者追人生疏的不行,于是奈布得以轻易的把人甩在身后不远不近的安全距离。

他溜着那位看起来一脸稚嫩的监管者跑过整个庄园,一反手抵着墙冲进角落,伴着大门开启和队友一个个逃脱的提示声中,闪身进了柜子。

于是他惊讶看见,那位追着他堪称执着的监管者,在找了他两圈之后停下脚步一掀面具,就地放声大哭。

奈布:?啥玩意啊??

5.

佣兵迟疑着推开柜门,特意从那位小先生面前路过,小跑着回头,看见人急匆匆的追上,被什么东西绊的踉跄了几步,笨拙的跟他翻过窗户,看他已经停在地窖口,不惜丢掉一直努力维持着的绅士形象高呼。

“先生我也有玫瑰手杖我也会公主抱的qwq。”

难得的可爱的监管者啊。佣兵站在地窖上有些可惜的凝视着磕磕绊绊冲他过来的年幼绅士,目光中似乎混进了一丝父爱,吓得杰克后背一凉再次撞墙。

6.

“再见,先生。”

杰克停下脚步,摘下礼帽弯腰向人礼貌告别。

尽管他整个人都写着不高兴。

佣兵向下跳的动作顿了顿,朝人挥了挥手,而后毫不犹豫的跳进地窖。

“一会儿见。”

杰克:啥一会儿啊??

7.

一会儿见真的是一会儿见。

杰克委屈吧啦的被传出游戏,回到主屋抬脚跨进门槛,无意间抬头发现在自己眼前晃了整整一局游戏的某件披风。

哦,是那位佣兵先生。

?谁?

“嗨,杰克先生。”那位佣兵友好的向他打了招呼。

嗷…tbc吧…。
写的很丑啊呜呜呜。真是对不起这么好的梗了哭哭。
杰佣真好吃他们快去结婚吧呜。
咸鱼想和大家一起玩。